【案例故事】暴力“讨债”背后的社工缘

2018-02-08 09:11

      安置帮教人员夏某基本情况】

安置帮教人员夏某(化名),女,40岁,广州市白云区人,已婚,并育有三女一男,4个孩子,目前均在上学。因诈骗罪从2014年11月19日至2015年7月3日在广州市花都监狱服刑,出狱后与街(镇)司法所签署帮教协议,帮教时间为五年因家庭经济贫困被街(镇)司法所为重点帮扶对象。

【对安置帮教人员夏某依法依政策开展社会适应性帮扶情况

(一)事件起因

2015年夏某回归社区之后,在丈夫以及家人的帮助下找到超市工作,与丈夫共同抚养4个孩子,虽然经济并不宽裕,但却让夏某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期待回归社会之后,努力做好自己,改变别人对自己之前不好的印象。然而真正的生活情况却并不容易随着4个孩子年纪增大,生活开销和教育经费均在不断增加,偶尔的感冒发烧也是需要较大花费,加上夏某超市的工资并不高,丈夫收入不稳定,还需要租房子等花费……这些都让夏某不堪重负,终于家庭经济危机袭来,夏某想很久前就借了自己钱但一直没有还的朋友,而朋友的否认,使即将失去住所的夏某跌入情绪的深渊,危难之中,庆幸同事“雪中送炭”的500元,及时缓解了夏某的危机,并且最终在各方努力下,成功追回自己的钱,这一些重新点燃夏某的希望,令其感激之至。而谁始料未及,这500元却成了夏某人生的另外一道坎。

(二)事件经过

2017年5月的一天,同事突然带着两名大汉以及的亲戚再一次的登门要求还钱,暴力“还债”的情景吓哭了夏某的女儿,情绪激动的夏某拿出双方签订的还款凭证,但对方拒不承认,仍然三番五次的上门索债,警察的介入也无济于事。此外,同事还在公司员工群里发出夏某是犯过罪的经历,对夏某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深感委屈的夏某,不但没得到领导支持,最终以“不影响员工之间的关系”为由将夏某劝退。

一连串的打击让夏某陷入思维的泥潭,想到孩子开学的费用没有着落,家里日常的开销也很大,失眠、焦虑、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大女儿也因当天被吓到,一直担心妈妈会离开,时刻跟着夏某,性格突然转向内向,闷闷不乐……而夏某亦扬言要通过自杀来解决问题

事发后,夏某所在街司法所了解到夏某的情况之后,驻所社工及时介入,并联合白云区司法局司法社工,共同协助跟进夏某的情况。

(三)社工介入

1.社工澄清自杀危机程度,并联动多方资源跟进

在司法所,社工见到前来寻求支持的夏某,了解到其自杀是因为想引起外界对该事件的关注,只是气头话。确定夏某自杀危机低之后,详细了解其诉求,耐心倾听其在“讨债”这件事中的经历和委屈,并及时给予安慰,一边进一步查阅夏某的基本资料,一边联系司法局的社工多方位收集夏某资料。司法局社工与夏某进行电话沟通,在电话中夏某向社工控诉同事到家里无理取闹可以忍受,但是现在因为这件事让我丢掉工作,这可是出狱后自己一直做的工作,从销售员做到领班,经历了多少艰辛才有现在,为什么领导不分青红皂白就辞退,是不是做错过事情就永远得不到原谅,不管怎么告诉自己往前看,但是别人看自己总是一个罪人……”社工运用同理心与倾听技巧,同理夏某的处境,让她倾述心中的委屈和愤怒,以及这件事情对其家庭的影响,与其建立良好专业关系,确立一起解决目前遇到的困难这一目标

2.社工评估

1)夏某的资源有超市工作的经验,曾经做到领班职位,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兄弟姐妹较多,均住在附近,对其经济以及情感方面都给予及时的支持,特别是与妹妹的关系比较好;家庭关系和谐,丈夫对其支持和四个孩子乖巧懂事;司法局/所以及社工等社会资源,帮扶政策。

2)夏某需要的支持:夏某夫妻虽然广州本地人,但是因房子以及土地均被列为征收范围之内,暂时没有解决赔偿以及住房问题,他们只能在外租房,每月经济开销比较大;夏某自身情绪方面,易激动,加上曾经坐过牢的经历让她很自卑,在讨债这件事情上,随着同事的失信与冤枉、无被开除事件,深深触动了夏某敏感的神经,严重失眠,所以企图通过自杀等极端方式解决自己的困境。

3.帮扶情况

经过社工全面了解和评估之后,针对夏某个人情绪、工作情况以及大女儿情绪问题三个方面进行跟进。针对夏某个人情绪方面,一方面聆听安抚,并鼓励其继续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当朋友上面闹事的时候及时报警,与对方正面处理这件事情;另外一方面协助其处理失眠情况,针对其担心工作和大女儿等情况进行分析,引导看到有很多朋友在协助她找工作,社工也答应链接专业的青少年服务社工,对其女儿情况进行干预,处理其女儿寡言的应激反应;并通过园艺疗法,夏某和两个女儿以及妹妹和妹妹的女儿都共同参与了活动,社工引导夏某以及其家人看到希望;针对夏某经济困难的问题,社工链接司法局“贫困助学金”,为其两个孩子申请到2000元经济支援;夏某也在妹妹的支持下,从工厂拿一些生活用品摆夜市挣钱。

【对安置帮教人员夏某依法依政策开展社会适应帮扶取得的效果】

通过司法社工的计入,同事没有继续来吵闹,夏某也通过朋友的介绍去看精神科医生,夏某的情绪状态得到较大恢复,失眠情况得到好转;在青年地带社工的跟进以及夏某引导女儿表达的共同作用下,大女儿的情况也到好转;夏某也在多方的协助下,有了多次面试的机会。

近期,夏某告诉社工,依靠之前超市的工作经验,成功找到一份在超市的工作,开始稳定上班和生活,空余时间除了陪伴和照顾孩子之外,夏某还积极参与社区服务,成为一名禁毒义工,她表示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回馈社区政府对她的关心。另外女儿目前情况也得到了较大好转,会主动和夏某分享自己的心事,性格开始变得逐渐开朗;家人也会帮助夏某看管小孩,分担夏某的照顾孩子的压力……

【小结】

夏某性子急,没有安全感,认为这个世界很不公平,自己好好做人却遇到一连串的欺骗、愿望,报警警察不能彻底解决骚扰,焦虑、失眠等负性症状不断出现因为属于安置帮教人员,受到司法局/所、司法社工、社区家综等多方资源支持,夏某害怕事情好转但还未解决,各方力量就撤离,让自己以及家人再一次的陷入无助之中。

通过这个案例,司法社工深刻体会到:帮扶如果只是链接各方资源或讲道理,只能得到夏某问题表面的缓解,并不能真正的协助夏某解决困难、回归正常生活。要想达到预期跟进目标,必须通过心理辅导、社工专业技巧和普法教育等多种手段,了解夏某真正的想法,站在的角度与立场,协助分析、解决问题,并促进她与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让她看到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别人带去帮助,重建自我价值感,以便更好的回归

(广州市白云恒福社会工作服务社  杜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