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广东省未管所青少年认知行为教育小组

2017-12-27 11:28

一、案例背景

从法律上看,未成年人(teenagers或minors)在我国指所有未年满18周岁的公民,被涵盖在青少年(juveniles)这一年龄界定之中。一般认为,青少年应该是“青年”和“少年”的合称:“青年”是指从十五六岁到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段,“少年”指从十岁左右到十五六岁的年龄段。公安部对青少年犯罪的年龄阶段划分,是指犯罪时年龄介于14-25岁之间者,青少年犯实质上涵盖了“青年成年犯”和“未成年犯”两个群体。

随着我国现代化进程加快,我国青少年犯罪问题也日益严峻。2000年-2008年期间,青少年犯罪占总体犯罪的比例一直在68%-75%之间徘徊。要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一方面需要加强对青少年犯罪的预防和控制,降低青少年出现犯罪行为的比率;另一个重要方面,则需要针对已经出现犯罪行为的青少年—青少年犯,开展帮扶、教育和矫正服务,防止其再次出现犯罪行为,堕入“犯罪生涯”之中。做为社区矫正的重要适用对象之一,近年来大量满足社区矫正适用条件的青少年犯,开始进入到社区之中,接受非监禁刑罚和相应的社区矫正处遇服务。防控未成年服刑人员再次出现犯罪行为和协助其最终顺利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对于社会整体的稳定和谐、推动社会的协调持续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青少年正处在身心急速成长,是一个从儿童过渡到成年人阶段、开始自主社会生活的关键时期。虽然青少年服刑人员有过严重犯错经历,但正是由于青少年所处在一个自我快速成长和发展的阶段,亦具有较大的思想和行为上的可塑性和改变可能。针对青少年服刑人员,通过适合的引导、帮扶,开展契合其需求的专业服务,能够增加其对各种错误行为和消极思想的辨别和抵制能力、顺利完成再社会化、形成正确理性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进而有效地阻止其重新犯罪行为的产生,成为遵纪守法的社会公民。

二、问题分析(预估)

1广东省未管所学员危险性/需求因素分析

危险/需求因素

全体未成年服刑人员(N=260)

高+中

频次

%

频次

%

频次

%

频次

%

休闲/娱乐

81

31.2

80

30.7

161

61.9

99

38.1

教育/工作

61

23.5

95

36.5

156

60.0

104

40.0

反社会性格/行为

19

7.3

99

38.1

118

45.4

142

54.6

家庭环境

40

15.4

36

13.8

76

29.2

184

70.8

同辈交往

20

7.7

45

17.3

65

25.0

195

75.0

犯罪历史

-

-

61

23.5

61

23.5

199

76.5

态度/倾向

7

2.7

37

14.2

44

16.9

216

83.1

药物滥用

4

1.5

14

5.4

18

6.9

242

93.1

整体再犯罪风险

8

3.1

84

32.3

92

35.4

168

64.6

注:“-”表示人数为0。

对各导致再犯罪行为出现的犯因性因素进行比较分析(见表1),未成年服刑人员的休闲娱乐情况最为糟糕,针对其休闲娱乐安排进行专业服务的介入空间最大:接近三分之二(61.9%),161名未成年服刑人员无法合理安排其自由支配时间,其中有一半(81名)未成年服刑人员日常休闲娱乐活动完全脱离了正向的社会活动、无法善用自己的时间,感到很无聊。

未成年服刑人员的教育和工作状况,亦较为严重,需要进行积极的介入。60.0%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工作、学习处于不稳定状态,评估为中高风险//需求等级。未成年服刑人员在工作、学习表现较差,与同事、同学的关系相处不佳,亟需为其提供相应的专业处遇服务,改善其工作、学习中的表现。

未成年服刑人员犯体现出的反社会性格/行为,是需要进行矫治帮扶的重点内容之一。接近一半(45.4%)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存在中度或严重的反社会性格/行为模式,他们易激怒易冲动、寻求暴力解决自身困境、对他人缺乏同情和社会适应困难,需要有针对性的开展专业的心理、认知、行为方面的治疗服务,逐步改善其认知、性格上的缺陷和不足,改变暴力或攻击性的行为习惯。

有接近三分之一(29.2%)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对自身的家庭环境和家庭关系存在中度或严重的不满。未成年服刑人员在与父母或伴侣相处时存在一定的紧张关系、没有掌握合理有效的沟通交往技巧、父母缺乏有效的管教经验等方面,皆会使青少年所处的家庭环境恶化,进而增加其再次出现违法犯罪行为的可能性。

三、服务计划

1.1 小组理念

认知行为理论作为一项专业矫正技术,它把目光注的焦点放在促使人的行为的内心世界上,而认知行为理论又可以分为两大流派:认知重建与认知技巧训练。心理学家贝克博士的认知疗法认为人类的想法是连接个人行为与外界环境的中介:人们首先对外部环境及信息进行判断,产生个人的想法,然后在想法的支配下决定自己的行为。因此,个人的行为和感受是受思维(或认知)控制的;如果要改变某个人的行为和感情,那么首先这个人要改变他的想法,或者说思维习惯。

理性情绪疗法强调,人们同时具有理性的想法和非理性的想法,问题行为和情绪失调的出现,其根源并不是外部的事件所引发,而是在于人们对此事件的看法和信念;也就是说,当人们对某件事情觉得痛苦或难受时,看起来是该事件造成了使人痛苦的后果,但其实却是人们对此事件的不合理看法或信念造成自身情感上的痛苦,从而引发错误的行为应当方式。因此,问题行为,或者说不合理行为的根源在于不合理的想法和信念,而这些不合理的想法和信念是可以被确认和改变的。

1.2小组目标

目的:通过改变社区矫正对象的思维方式,增强其解决问题技巧来帮助未成年服刑人员降低重新犯罪可能性。

目标:

1、通过小组的开展,80%以上的组员认知重建有显著提升;

2、通过小组的开展,80%以上的组员解决问题的技巧有显著提升;

3、通过小组的开展,80%以上的组员的社交技巧有显著提升。

1.3小组性质

教育性小组

1.4 小组对象

广东省未成年人管教所刚入所一个月内的学员

1.5 小组时间

2016年8月29日-2016年9月9日,每周周一到周五上午9:30-11:00,共十节小组。

1.6 小组地点

广东省未成年人管教所第十二监区内

1.7 小组程序

1.7.1拟定课程内容。研究人员开发了10节课程的认知行为教育项目,以认知重建与认知技巧训练为基础,主要包括三部分:认知重建、社交技巧训练和解决问题技巧训练。

1.7.2选取实验组与对照组。在入所监区选取男性学员33人作为实验组。实验组参与上述10节课程,进行教育矫治。33人分为两个小组,每周5节课(课程均安排在工作日的上午),在8月29日到9月9日的两周内,完成了10节课程。另外选取男性学员33人,作为对照组。对照组不参与上述10节课程,而是接受其他法制教育活动。

实验组、对照组的年龄、受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家庭经济地位都没有显著差别,具体见下表:


实验组(33人)


对照组(33人)

t

显著度

平均数

标准差


平均数

标准差

年龄

16.61

0.82


16.55

0.87


-0.44

0.66

受教育程度

2.94

0.56


2.97

0.47


0.24

0.81

家庭月收入

2.16

0.63


2.38

0.71


1.31

0.20

家庭经济地位

2.69

0.69


2.61

0.61


-0.50

0.616

1.7.3实施认知行为教育课程。该课程共分为10节,每节课通常持续1至2个小时,大量使用角色扮演和小组活动的技术,以小组的形式予以实施。本次课程以认知重建与认知技巧训练为基础,具体操作内容有以下十方面,分别是思维改变生活、思维决定行为、聚焦脑中的想法、辨识可能会导致危险的想法、用新的想法来替代危险想法、停下来,想一想、辨认危险信号、收集信息,设定目标、思考可供选择的方式和后果、选择和行动计划。通过十节课程的小组活动,达到治疗目标。

1.7.4前测与后测。实验组和对照组在课程开始前(8月29日),填写同样内容的问卷;课程结束后(9月9日),再次填写同一份问卷。问卷主要测量学员对犯罪行为的态度认知、负面情绪、解决问题的能力和社交技巧能力。

四、介入过程

该活动以“思维改变生活”为主题,以认知重建与解决问题能力训练为基础,教育和帮助未成年犯纠正对犯罪行为和犯罪现象的认知偏差,增强认罪伏法的理念。2016年8月29日-9月9月,在省未管所的入所监区选取男性学员33人作为实验组。实验组参与上述10节课程,进行教育矫治。33人分为两个小组,每周5节课(课程均安排在工作日的上午),在两周内完成了10节课程。另外选取男性学员33人,作为对照组。对照组不参与上述10节课程,而是接受其他法制教育活动。

该认知行为教育活动的十节课程集中为两大主题,一是“认知重建”。社工帮助未成年犯认识和了解认知模式,识别不良认知,并用现实有效的认知替代不良认知,从而达到认知重建的目的。二是“学习解决问题的技巧”。社工带领组员运用认知重建的方法,运用于实际问题的解决。解决问题的技巧分6步,每一步都进行了较为详尽的阐述,以加深未成年犯的认识和理解。

五、案例评估

将实验组、对照组的前测、后测问卷输入SPSS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如果实验组的后测情况(课程后)比前测情况(课程前),而对照组的后测、前测基本不变,即可证明实验组在接受教育项目后,相关因素出现了变化。经分析,实验组在以下方面出现了显著的改变:

1.对犯罪行为的认知

通过以下9道题目,测量学员对于违法行为的态度和认知。题目测量以5分计量,分别是从1(强烈赞同)到5(强烈不赞同)。如果一个学员在下列问题中的得分越高,说明学员对犯罪行为的态度是越不赞同的;分数越低,说明对犯罪行为越是赞同。

对不认识的人进行说谎欺骗并不是什么大事

人人都可能会偷东西。就算你不偷,其他人也会偷

对于我做的事情,我会掩盖掩饰它们,不让别人知道

人人都违反法律,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每个人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

很多所谓的青少年犯罪行为其实没有伤害任何人

我很尊重警察

法律制定出来就是为了被违反

违法没问题,如果你可以躲开惩罚的话

测量结果(使用t检验来比较均值差异):


课程前


课程后

t

显著度

平均分

标准差


平均分

标准差


实验组

33.69

3.85


35.21

3.99


-2.587

0.015

对照组

36.37

3.64


35.07

3.83


2.505

0.018

上表的结果显示,实验组的前测平均分是33.69,后测平均分是35.21,说明实验组在接受10节课程的教育后,平均分上升了1.52分,而且这个变化幅度是在统计学上显著的(p<0.05)。根据上述9道题目的计分规则,得分越高,说明对犯罪行为越不认可,因此可以说明实验组的犯罪认知态度有了显著的改善。

2.社会控制

社会控制,是指社会规范(或者说社会主流价值观)对社会成员的约束控制作用。如果一个人的社会控制越弱,则其出现违法偏差行为的可能性越高。在此次教育项目中,使用以下10道题目来测量学员的社会控制程度:

当你陷入非常糟糕的困境中时,妈妈会支持你

当你陷入非常糟糕的困境中时,爸爸会支持你

我尊重我的最好朋友关于生命中重要事情的观点

我想成为像我最好的朋友那样的人

我和父母讨论自己的将来计划

我想成为像妈妈那样的人

我和妈妈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妈妈理解我

我经常完成自己的家庭作业

我在学校很努力

题目测量以5分计量,分别是从1(强烈赞同)到5(强烈不赞同)。如果一个学员的得分越高,说明学员的社会控制越弱;分数越低,说明社会控制越强。

测量结果(使用t检验来比较均值差异):


课程前


课程后

t

显著度

平均分

标准差


平均分

标准差


实验组

20.52

3.72


18.41

3.68


3.205

0.004

对照组

18.12

4.00


17.67

3.98


0.780

0.441

上表的结果显示,实验组的前测平均分是20.52,后测平均分是18.41,说明实验组在接受10节课程的教育后,平均分下降了2.11分,而且这个变化幅度是在统计学上显著的(p<0.05)。根据上述10道题目的计分规则,得分越低,社会控制程度越强,因此可以说明实验组的社会控制程度有了显著的改善。与此同时,对照组的前测、后测分数是没有显著变化的(p>0.05)。

3.愤怒状态和抑郁状态

根据犯罪学理论,愤怒、抑郁等负面情绪也和犯罪行为有关。此次项目使用如下10道题目测量学员的愤怒状况:

我很愤怒

感到恼火

感到生气

想敲桌子

想对某人大喊大叫

想摔烂或打烂东西

狂怒

我想打某人

大动肝火

想骂人

另外10道题目测量学员的抑郁状态:

觉得很难受

觉得很沮丧

觉得很伤心

觉得很忧愁

的情绪很低落

感觉精神饱满

感觉很安全

觉得很有活力

对未来充满希望

感觉很强大

上述题目均是测量学员在填写问卷时的现实状态,使用4分计量,从1(完全没有)到4(非常强烈),得分越高,说明愤怒、抑郁程度越强;分数越低,说明愤怒、抑郁程度越弱。

愤怒状态的测量结果(使用t检验来比较均值差异):


课程前


课程后

   t

显著度

平均分

标准差


平均分

标准差


实验组

14.62

5.72


12.31

4.58


2.47

0.02

对照组

11.83

3.47


10.93

3.04


1.34

0.191

抑郁状态的测量结果(使用t检验来比较均值差异):


课程前


课程后

t

显著度

平均分

标准差


平均分

标准差


实验组

22.60

6.45


19.83

5.56


2.58

0.015

对照组

19.97

6.37


18.69

4.99


2.143

0.04

上述数据说明,实验组在接受10节课程后,愤怒状态的平均分从14.62下降到12.31(统计学显著,p<0.05),而抑郁状态的平均分从22.6下降到19.83(统计学显著,p<0.05)。与之相比,对照组的愤怒状态没有显著变化;虽然对照组的抑郁状态也有显著变化(从19.97下降到18.69,下降幅度6.45%),但变化幅度小于实验组的变化(实验组从22.6下降到19.83,下降幅度12.26%)。

4.没有显著变化的测量选项

实验组的社交技巧,在课程前后没有显著变化。对照组也没有显著变化。实验组、对照组的自我效能都没有显著变化(自我效能也是指人们对自己实现特定领域行为目标所需能力的信心或信念,简单来说就是个体对自己能够取得成功的信念,即“我能行”)。事实上,实验组的自我效能有增强,但可能由于样本人数太少而未能达到统计学显著的程度。

六、专业反思

1.1 将知识的传授和丰富形式相结合。

小组的开展需要关注未成年服刑人员的身心特点,该部分组员多数为初中以下文化水平,理解和认识水平较为有限,抽象的知识传授对于他们而言较为枯燥和难以吸收和转化,加上以“认知行为治疗理论”的为基础的小组设计有较为鲜明的说教色彩,因而更需要关注小组形式的丰富多样,推崇体验式的小组学习比如在互动游戏中反思,角色扮演等,将抽象的理论知识的传授和丰富多样的小组形式相结合,提高组员的参与度,学习热情和成就感。

1.2密集型小组课程开展有力支撑未成年犯的认知转变

经过与广东省未管所教育科领导协商,社工开展小组的频率为每周一到周五,分两周进行,共十节课程。课程经由专业人员进行设计,与社工小组工作手法相结合,系统地将认知行为治疗理论介入到未成年服刑人员的认知矫正小组服务当中。认知行为矫治课程,强调反复练习,反思和实践以重建和内化认知模式,密集型的小组课程可以通过设计课后作业,课后反思,再经过下节小组当中组员的及时反馈和社工回应,进而强化组员的学习成果,将服务成果贯穿于小组内外。

1.3强调和发挥学员的优势和在地性知识

社会工作的基本价值观尊重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价值和尊严,未成年服刑人员虽然有过重大的犯罪事实,但是社工相信其仍有改变的潜力和动力。在小组中,社工一方面要学习如何调和与未成年服刑人员的价值观的冲突,另一方面要学习如何通过积极的行动表达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的接纳和价值肯定。借助“智慧锦囊”的小工具,社工帮助学员积极寻找和挖掘未成年服刑人员自身的优势、能力和技巧;小组中的角色扮演环节社工充分鼓励未成年服刑人员发挥自身的创意和独特经验进行演示,激发其创造性和想象力,并引导其积极反思。

1.4 专业而全面的需求调研有助于设计切合需求的小组计划并提高服务成效

在开展小组活动前,社工对未管所的服刑人员进行了需求调研,涉及维度较为全面,比如人口学资料、犯罪行为特征、监狱服刑情况、再犯罪因素和其他影响资料等,经过专业工具的分析及撰写评估报告,对学员的需求根据重要和紧迫程度进行分类,并据此选择小组支持理论和具体小组活动设计。在小组结束开始前和结束后,社工对参与小组的未成年服刑人员进行前后测,通过科学专业的方法评估组员的行为、情绪和思维改善情况,较为有效地呈现了小组的活动成果。

(广州市尚善社会服务中心  刘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