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燃起癌症社区服刑人员的重生希望

2017-12-20 09:46

  马某,女,63岁,大专学历,因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被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减刑,现暂予监外执行。案主于于2016年12月确诊为右侧乳腺浸润性乳腺癌,获批准暂予监外执行。出狱后,案主需要一边接受社区矫正,一边治疗疾病,在8次化疗之后,情况理想的话将会进行乳腺癌切除手术。

一、收集基本资料

刚刚从监狱服刑身份到社区服刑的转变,马某来到司法所报到时显得十分不适应,经常说不到两句话就开始抽泣,情绪泛滥。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了解,马某情绪有所缓解,社工与马某关系开始慢慢建立,并且了解到案主的基本情况。

家庭情况社工了解到案主离异,目前住在案主父亲留下的房子;有一女儿并已有自己的家庭。在案主治疗期间,一直是女儿在操心操力。

身体、心理状况因患恶性乳腺癌身体状况较差,引起心理情绪问题严重,觉得拖累了女儿,有放弃治疗的想法。患有严重的失眠,每天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经医生确治疗,确诊为抑郁症,现在需要每天定时服用抗抑郁药。

社区矫正情况:初次接触社区矫正,表现很紧张,担心自己无法兼顾治疗和社区服刑生活,害怕表现不好被扣分导致重新收监。

对服刑身份的认知:案主把犯罪标签看的太重,认为自己是一个罪犯身份,从前的地位和顺风顺水的生活与现在落差太大,案主在社区服刑后不愿意出门,认为左邻右舍会对她指指点点,甚至不愿意见朋友。

  二、制定服务目标及策略

为了减轻案主社区服刑的不安感和失调的系统功能,增强社会适应能力社工在案主知情而且同意的情况下,制定了一套服务策略。

(一)接收三个月,定期约案主面谈两次,电访每周次,协助案主了解社区矫正相关规定减缓案主对矫正的压力。案主和社工在三个月形成稳定、良好的服务关系。

(二)三到六个月,每月定期约案主面谈一次,每月电访两次。定期关注案主每一次化疗情况和情绪压力,及时疏导情绪压力,增强其面对疾病治疗的信心,预防其有放弃治疗的行为。

(三)六到九个月,定期了解案主化疗情况和精神状态情况,及时疏导和鼓励案主,增强其面对疾病的信心,引导其正确面对服刑身份,以积极、正面的想法面对问题。鼓励案主重新接受朋友联系,重构朋友圈子,增加社会支持。

三、社工服务实施过程

(一)适应社区矫正,树立矫正意识

初次接触社区矫正,案主对社区矫正的规定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表现的很紧张,社工关注到案主的情绪,根据社区矫正的须知内容,详细地与案主讲解,并且在接收后三个月内,协助案主做好社区矫正的监管规定任务。案主在接受社区矫正之后,就要入院治疗了,案主担心自己无法兼顾,加上年纪大了,担心自己忘记电话报到。一次,案主忘记打电话报到了,刚好临近下班打电话过来,跟社工说:“急死我了,我差点忘记报到了,还被女儿说了,现在开始接受化疗,一堆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忘记。”社工关注到案主十分在意社区矫正,有一定的在刑意识,但也担心接收的三个月考核期矫正任务过重,对案主造成一定的压力。社工安抚案主情绪,并且根据案主目前的情况,增加了新的协助方案,即案主如果最后一点没有打电话报到,社工将主动打电话询问原因。同时社工也与案主女儿沟通,共同监督案主的矫正任务完成情况,多给案主提个醒,尽量减少案主紧张情绪和压力。这个方案案主本人也同意。就这样在连续三个月的监督和协助下,案主渐渐适应了社区矫正,并且树立了一定的矫正意识。

(二)增加社会支持,提高治疗信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关系建立后,案主与社工说出了心里话:“其实我想过要放弃治疗,年纪也大了,自己的犯罪身份本来已经对家庭产生了许多影响,现在还影响到女儿的家庭,现在所有的治疗费用都是女儿在支出,感觉十分亏欠女儿。”了解到这是案主想放弃治疗的很大原因之一,社工协助案主到街道办理社保医保,并且与案主女儿取得联系,与其女儿商量展开开导案主的思想工作,多沟通多陪伴。不仅如此,春节期间,社工连同司法所工作人员拿了一些米、油、腊肠对案主进行春节慰问。案主十分激动和感谢道:“真的想不到司法所和社工会这么帮助我,我以为自己是罪犯身份,出来后别人也是用有色眼光对待我,司法所也会很严厉对待我。但是并不是这样的,你们让我感觉到社会对我的接纳。

(三)正确认识自己,打开自我心结

案主经过几次化疗之后,化疗给她带来的副作用越来越大,甚至对其心脏也有所影响。不仅如此她还需要每天坚持服用抗抑郁药,每晚都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病痛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抑郁,不断地在折磨着她。社工密切案主的治疗情况和心理情绪情况,幸好案主并没有有产生放弃的念头和想法,并且能够坚持下去。

社工运用镜中自我理论,从三个方面了解案主的看法:一、他人如何认识自己的想象;案主认为自己待人和善,和谐相处。二、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想法;案主认为其他人一定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这个就是那个罪犯某某某呀。三、自己对他人的这些认识或评价的情感;案主认为现在自己是罪犯身份,别人表面不说,但是私底下一定会说她,如果自己听到这些话一定会很难过,所以自己才不愿上街,不愿见人。社工认为案主对自己是罪犯的身份太在意,社工鼓励案主可以尝试先与以前最好的朋友联系,尝试与人交谈。没有人不犯罪的,只是在于大小轻重,犯罪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有没有悔过意识。社工运用优势视角理论分析案主的优势和劣势,鼓励案主尝试与好友取得联系,迈出第一步。

(四)认识生死坦然面对客观生命规律

六个月后,案主矫正期间表现很好,也坚持做完了八次化疗,在手术前,案主在朋友的陪同下找到社工,诉说自己现在的心情。案主说:“很紧张,越到这个时候自己感觉与死亡越近,化疗这么难自己都坚持下来了,万一手术失败了怎么办。”社工关注到案主紧张不安的情绪。通过ABC情绪理论,社工与案主回顾生命,引导案主把死亡当成生命中的一个过程、一种经历,帮助案主正确认识生死和生命的意义,坦然面对客观生命规律最终有效缓解案主情绪压力。

  如今,案主终于度过了她人生的一个大难关,顺利完成了乳腺癌手术,也顺利度过了放疗的阶段,案主说:“虽然接下来还有漫长的吃药观察的路要走,但是也明白生命就是这样,珍惜每一天,感恩陪伴在身边的人,现在自己每天都出去公园一群老人家晨练,自己倒成了最年轻的一个,哈哈哈”。

五、社工总结

患癌女性社区服刑人员是社区矫正个案中特殊群体,她们更加需要社会的理解和接纳。司法社工在跟进个案时,注重从心理,思想方面进行矫正和帮扶,社工作为一个倾听、陪伴、支持者的角色,一步步协助案主适应社区矫正生活,帮助案主建立社会支持网络,增加社会支持,提高自信心战胜疾病,协助其重新融入社会,恢复社会功能。司法社工的用心服务,暖心关怀,让案主坚持和勇敢地战胜了病魔,燃起了重新生活,回归社会的希望。看到案主的转变,是社工的服务动力,也是真正实现助人自助的价值体现。

广州阳光社会工作事务中心  魏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