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关注和反思社区矫正个案服务中“谎言”背后的原因

2017-11-29 11:04

L47岁,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法院依法判处管制2年,2017年3月起接受社区矫正。自1990年开始吸食毒品,曾因犯盗窃罪入狱,出狱后也曾因多次吸食毒品被送往拘留所行政拘留今年4月中旬,司法所多次致电L均是电话无人接听,后经调查得知L又因尿检呈阳性再次被公安人员送往拘留所行政拘留政拘留结束后L回到社区继续接受社区矫正,态度消极。

社区矫正个案服务中服务对象其他领域存在明显的差异性。这些人员涉及的犯罪类型繁多,其中不乏诈骗类、涉毒类、传销类等人员。社工发现在开展个案工作的时候,这些服务对象会由于各种原因,存在不愿意跟社工说实话的现象。在个案服务中,像L这样的的服务对象有很多。因此社工不仅要细心甄别他们话语中的真实性,社工更需要的是关注和反思他们“谎言”背后的原因。

一、原因分析

1、个人问题

L因为多年的涉毒生活,染上了浸润性肺结核,至今未有工作,也没有建立家庭。L与两位70多岁的老人共处一室,在明知肺结核会传染的情况下仍以“不习惯”为借口不带口罩。根据埃里克森的八阶段发展理论,47岁这一阶段,人们不仅要生育孩子,同时要承担社会工作,人们将从中获得关心和创造力的品质。如果没有达到这一阶段的任务,其人格贫乏和停滞,是一个自我关注的人,他们只考虑自己的需要和利益,不关心他人(包括儿童)的需要和利益。社工介入后,通过关心L的病情发展,关注L患病后的感受,引导L关注两位老人体弱,容易感染。L有所改变,在家尽量多开窗通风,传染期在房间独自吃饭,来所报到也会带上口罩。

2、家庭问题

多年的吸毒,导致L家庭矛盾重重。L的弟弟妹妹均已成家,只有L与父母共同居住。家人对L的作为感到非常失望,父亲与弟弟基本不与L交流。母亲对L恨铁不成钢,虽然照顾L的三餐,但母子之间的话题离不开戒毒,导致L内心产生抗拒心理。L表示,自己也曾立下决心戒毒,但每次出门都会被母亲狐疑的眼光注视,话题也三句不离“你又出去找你那些狐朋狗友?”。L丧失了亲人对他的信任,多年的戒毒经历以及过往的牢狱生活,L也渐渐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戒毒是一个长期的战斗,除了需要本人坚定的意志,还需要同伴的支持。社工需协助L改善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让他们相互理解,重塑良好的关系。一方面劝慰家属戒毒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大家长时间的陪伴、鼓励和支持。另一方面社工运用真诚、接纳的态度倾听L的感想,理解他想改过自新却不断被人怀疑的无助,鼓励其培养正向的兴趣爱好。

3、环境问题。

社工与司法所工作人员例行走访的时候发现,由于城市发展,L所居住的村被政府征收获得补贴一夜致富,导致很多村民涉毒。由于涉毒的人多且都是熟人,所以村民对于涉毒人员并无特别的歧视;L朋友很少,日常的消遣不是小区楼下的麻将堆,就是去朋友家打麻将。据其母亲反映,L身边都是涉毒的朋友。年轻时就是工友带其吸毒的,现在走的比较近的朋友有些是在监狱认识的,有些是以前的工友介绍的。

人与社会环境的关系犹如鱼和水的关系,一刻也不好分离。但社会因素是复杂多变的,既有积极、健康、正确、向上的,也有消极、落后、腐朽、颓废的。因此群体是影响涉毒者行为最重要的因素。根据社区矫正的相关规定L有一个专属的矫正小组,成员包括司法所、家属、社区、专区、志愿者社工与矫正小组成员定期联系,从家庭-社会-司法所三方面,共同加强对L的管理,通过司法所定期组织的教育学习,传授积极健康的社会观念,普及法律知识,树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法律道德意识。

二、社工反思

总结个案服务经验,社工进行了自我反思:

1、社工是否“真正的”建立了专业关系

社工能否与服务对象建立有效的信任关系是产生个案成效的基础和关键。社工与主动求助的服务对象建立专业关系较为容易,但与转介而来的服务对象建立专业关系则相对不易。社区矫正是法律规定必须执行的,司法社工必须根据每位服务对象的特点为其开展个别化的社工服务,L虽没有主动求助,但其在司法社工的工作范围内,且其消极的状态影响其社区服刑的表现,因此L对社工的介入有所保留。

2、工作技巧欠缺

社工是否能很好的回应服务对象所表达的问题引导服务对象畅所欲言工作环境、工作方式的安排是否不利于服务对象述说相关内容,在嘈杂的环境/开放的环境,让服务对象有不安感等等。社工面谈时,不要力求第一时间解决服务对象表述的问题,而应当以此为起点,了解服务对象的需求、支持系统及所处情境,积极的聆听服务对象的陈述,多运用开放式的问题,慢慢与之建立关系。安排封闭的、舒适的环境,减轻服务对象的不安感。

3、社会环境带来的压力

过往的经历、所处的环境造就了服务对象的思考模式和表达方式。社区服刑人员不希望在社区服务,因为他觉得“社区服刑”是不光彩的,别人会带着有色眼光看待(受到了社会环境带来的压力)。当得知社区服务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去完成的时候,他们都会很乐意去参加社区服务。当服务对象减轻了社会环境给他带来的压力时,就不存在“欺骗/隐瞒”了。

三、社工总结

回想我们跟进个案的程序,服务对象有诉求--社工评估--制定行动方案--行动。实际操作中,我们很容易把目光放在“问题”与“行动”中,忽略了评估,社工评估除了评估服务对象求助的问题以外,还需要辨析服务对象表述问题的真实性这样有助于社工理解服务对象行为背后的原因,提供了看待问题的角度。更好的为服务对象提供更准确的个案服务。

(广州阳光社会工作事务中心  何嘉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