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用生命影响生命——行为偏差青少年家庭关系修补,踏上创业路

2017-07-12 15:01

  一、案例背景:

  服务对象小杨,1998年7月出生,男,未婚,文化程度初中。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其身材中等,样貌一般,精神沮丧,不善与人沟通。

服务对象自小在农村与祖父母(已过世)、父母、哥哥、姐姐一起生活,与祖父母、姐姐的关系较好,与父母、哥哥的关系疏离。父亲之前在乡下是从事卖菜的工作的,后移居到荔城后就不工作了,现在基本待在家里面,平时也比较少与人交流,父子关系比较疏离。母亲是性格比较强悍,对服务对象的态度就是比较强硬,较少去了解他内心的想法,缺乏沟通。服务对象与哥哥关系也一般,需要居住在同一个房间,但是平时较少交流。与姐姐、表哥家关系好一点,服务对象自述平时自己喜欢与姐姐、表哥交流,因为觉得他们关心自己。服务对象家庭收入主要是靠政府的临迁费以及母亲在外工作的收入,家庭经济收入稳定,收支基本平衡,其母亲每个月会给服务对象300块零花钱。

服务对象小学在村里小学就读,在校适应情况一般,经常会受到校园欺凌,在初二的时候由于学习成绩不佳父母就让其不要读书出来工作,其本来想再继续到职校就读,但是母亲认为其不是读书的料不愿意让其就读,所以其就出来社会工作。跟随表哥他们做过电梯、装修等工作,在工作中与同事关系一般,现在暂时待业在家,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服务对象在本次犯罪前还曾经有过一次伤人事件,但是赔偿了后就没有追究法律责任,本次犯罪主要是与朋友外出酒吧喝酒后受到同辈群体的影响,同时自己无法控制愤怒情绪,所以一起加入到斗殴的行列。事后家人为他赔偿了2万给受害人,现在自己也觉得很内疚,决定要改过自新,好好工作回报家人。服务对象之前处于的交友圈子是比较多有不良行为的少年,和他们交往觉得自己比较开心,但是现在想清楚了不应该再跟他们一起玩,应该怕自己会再跟着他们干犯法的事情,但是怕自己受不住诱惑会跟他们出去一起玩。

另外就是服务对象向社工表示自己最近经常作恶梦梦见自己在监牢里面,很无助,几乎每次都被吓醒了就不敢再睡觉了。同时服务对象向社工表示自己最近没有工作待在家里与家人的关系紧张。

  二、问题分析(预估):

思想情绪:服务对象目前在缓刑期间,其认罪态度良好,但是思想压力较重,精神抑郁焦虑,有轻生的念头,影响其身心健康;其犯故意伤害罪,是暴力相关的罪行,其情绪控制能力有待提升。

家庭关系:服务对象与家人关系较疏离,缺少沟通交流,家庭支持缺乏,影响其健康发展融入社会。

职业技能:服务对象目前处于无业状态,缺乏专业就业技能,其不清楚自己可以做什么,有职业辅导需求。

社交支持:服务对象尚未成年,身心尚未发展成熟,容易受到不良群辈的影响,虽然其也有意识去远离不良群辈,但是其缺乏一些应对危机处理方法,面对危机的能力有待提升。同时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社会交往能力较差,会影响他与人建立良好的社交关系。

社工认为,小杨的诸多问题(如,抑郁焦虑情绪、家庭关系紧张、有轻生念头等)都是由于服务对象情绪调节以及就业问题引发的,只有协助舒缓这个问题,其他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服务对象具有的优势:

1、服务对象目前改过自新意识较强,对行为过错也有深刻的认识,有较强的改变动力。

2、服务对象与姐姐、表姐关系较好,可以提供一定的家庭支持,同时这两个人也有助于服务对象进行家庭关系协调沟通。

3、服务对象所处的社区有家综、青年地带、司法社工、人力资源中心等资源,可以提供一定的服务。

4、服务对象有一定的兴趣爱好,在游戏中有一定的成就体验。

5、服务对象有一定的社交支持圈子,可以链接一定的就业资源。

  三、服务计划:

任务中心模式解决的是心理与社会的问题,即问题的存在包括个人生活中内在的心理因素及外在的环境因素。该模式关心的是服务对象明确承认、可以清楚地加以界定并且解决的问题,通过解决问题服务对象可以获得人生某一方面的改变。该模式认为,问题产生是由于个人能力暂时的缺损。通过专业服务的过程,可以挖掘或增强服务对象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也能够面对今后发生的问题。该模式强调兼容并蓄,在实际服务过程中,可以灵活采用其他模式的方法和技术。

  长期目标:协助服务对象树立清晰的职业发展方向和增进与家人沟通交流,改善身心健康状况,建立正向积极的支持系统,强化遵纪守法意识,顺利回归社会。

  中期目标

   1、协助服务对象分析树立职业生涯方向,实现稳定就业,             缓解就业压力。

   2、协助服务对象与父母进行有效的沟通,远离不良朋辈,提升危机应对能力,建立正向积极的支持系统。

   3、协助服务对象强化情绪调节能力,缓解思想压力,加强生活信心。

   4、引导其发展多元兴趣爱好,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加强行为规范,强化遵纪守法意识。

  短期目标

   1、为服务对象链接就业信息的相关资讯,满足其职业发展需求。

   2 、协助服务对象与父母进行有效的积极的沟通,促使服务对象获取更多的家庭支持。

   3、协助服务对象学习情绪缓解技巧,缓解心理压力。

  行动方案:

1、前期通过个案面谈与服务对象建立良好的服务关系,同时给予情绪支持协助服务对象缓解心理压力,增进彼此之间的信任。

2、前期通过资源链接(就业资讯等信息)给予服务对象,满足服务对象需求。后续社工通过引导服务对象自我分析能力等树立职业发展方向,实现稳定就业,缓解就业压力。

3、前期与服务对象家庭进行沟通,了解服务对象与家庭的互动情况,进行家庭辅导提高其家庭积极与服务对象沟通的意识。

4、中期深入了解服务对象对缓刑的看法,纠正其错误认知,协助其习得一些情绪调节技巧,缓解心理压力,提升情绪自控能力。

5、中期在与其建立良好的服务关系后协助服务对象进行不良朋辈的影响分析,提升面对危机能力,促使其建立正向积极的社交系统。

6、中期通过辅导协助服务对象习得一些沟通方法,促使其与父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交流,加强家庭支持。

7、跟进了解案主的就业情况,强化就业信心。

8、中期引导其发展多元兴趣爱好,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反思自己的行为和找出有效的改正方法,加强行为规范,强化遵纪守法意识。

9、后期引导服务对象对整个个案过程进行梳理整合,促使服务对象看到自己的正向变化,强化改变动力。

10、结案阶段要注意做好服务对象离别情绪的疏导。

四、介入过程:

  个案前期:

由于小杨刚到司法所报到,情绪比较焦躁不安,与社工的交流较少,经常问非所答(同时服务对象是客家人,社工不会客家话在交流上也存在一定的困难)所以,一开始社工与小杨建立良好的关系很困难。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的会谈中,小杨表现得相当紧张和拘谨,亦很少与社工目光直接接触。社工在这种情况下通过耐心倾听以及微信交流等方式慢慢的打开了服务对象的心门,经过三次的会谈,社工与小杨初步建立了信任关系,其情绪状态有所稳定。小杨在有一天的晚上还通过微信与社工说自己现在有轻生的念头,社工当时就马上安抚服务对象的情绪后与同工一同约服务对象外出进行谈话,了解到其主要是因为家庭矛盾恶化所以有这个想法,社工答应协助他一起去解决这个问题同时引导他积极的面对问题,促使其打消了其轻生的念头。服务对象后面都乐意就自己在就业和家庭、社会交往以及生活上的问题与社工进行交流。

社工与小杨对其就业困难问题进行了讨论。社工运用当面质问技巧以及动机晤谈法协助小张对自己的就业问题进行了全面思考,使小张产生改变的动力,并表示自己会努力去联系朋友看看有没有工作介绍,后面社工也进行了就业信息链接让服务对象了解。

社工联合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共同上门与服务对象的家属进行了沟通交流,其家属表示自己文化程度也不高,在教育子女方面也有欠缺,儿子犯罪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改。社工通过倾听同理等与其家属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同时进行了家庭辅导让家属知道自己应该怎么与儿子多进行交流,家属也表示自己会注意以后的行为。

  个案中期:

小杨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份在会所做服务员的工作,工作中虽然有不如意,要上夜班比较辛苦,但是他都坚持下来了,社工还鼓励其发展多元兴趣爱好,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目前他有空也会外出散步爬山,不再一有空就打游戏,整个人的形象和精神面貌都有改观,由于在家中的时间少了与家人的矛盾有所缓解,其母亲也给予了一定的关怀。社工聆听了小杨对他与父母关系的描述,了解他的看法和感受。小杨表示,从内心来说,觉得父母对他是关心的,但是可能是表达的方式不对,以后自己也会多体谅父母,有事多与家人沟通。社工与小杨的父母再次进行了接触,了解其想法,同时向他们介绍了青少年的心理特点及相应的教育方法。小杨的父母认识到过去家庭教育存在的不足,表示要与小杨进行交流沟通,了解他的想法。父母对小杨最近发生的转变非常欣喜,非常愿意配合社工与小杨一起共同努力改善家庭关系。

随后社工与小杨深入谈了他对缓刑的看法,他自己也意识到是由于自己法制观念不强以及情绪控制导致的,之前一直不开心是担心会对未来产生影响,同时家人也会更看不起他,社工引导其看到自己的不合理性信念,让其能正视自己,理性对待自己的情绪,好好过渡缓刑期间,日后生活也要积极向上。由于服务对象是处于青少年时期,是需要一定的朋辈交往的,社工也引导其意识到继续与不良朋辈交往的后果,但是通过个案让服务对象让他知道以后在交往中可能面对的危机有哪些,我们应该怎么去避免,强化服务对象应对危机能力。

  个案后期:

在后期社工注重服务对象改变动机以及能力的强化,服务对象最后找到了自己的职业发展目标,与朋友开了一家外卖专送店,工作虽然繁忙但是觉得有意义;与家人的关系有了良好的转变,平时也有了交流互动,有空会一起外出吃饭;在社区矫正期间行为规范有了一定的改善,遵守管理规定,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社工引导案主对整个个案过程进行回顾,对自己在社矫初期以及目前的状态进行了对比,让其看到自己的正向改变有哪些,让他看到自己在解决问题中的能力,强化其日后自主解决问题的信心。

虽然服务对象问题基本解决个案结案了但是案主的社区矫正期没有结束,社工会定期的与案主进行面谈跟踪其近期情况,有助于离别情绪的处理。

五、案例评估:

本次个案采用过程评估、回访跟踪、服务对象反馈、社工自我评估以及家属和司法所访谈等方法进行系统评估。

服务基本达到预期目标,服务对象树立清晰的职业发展方向和增进与家人沟通交流,改善身心健康状况,建立正向积极的支持系统,强化遵纪守法意识,顺利回归社会。

案主目前的各方面情况较好,案主现在与几个朋友一起创业,其自身也对着工作喜爱有热情,在工作中与同事相处融洽,有了清晰的职业发展方向。同时案主的家庭交流明显改善,其家人也积极主动的关心他,使其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同时案主自身也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并表示日后有事会与家人商量,孝顺父母。案主也意识到自己犯罪行为发生的原因,同时知道自己生活中存在哪方面的不足,意识到建立正面社交支持以及良好生活习惯的重要性,其在面对社交危机的能力也得到了强化提升,身心健康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精神情绪良好。最后综合案主在社区矫正期间的表现以及回访面谈评估了解到案主目前的法制观念得到强化,其也表示日后会遵纪守法,不再做违法犯罪的事。

六、专业反思:

通过这个个案,社工发现,针对曾经有偏差行为的青少年开展服务应该要有更强的针对性,案主的很多问题都是相互联系的,他们的支持系统中家庭和群辈是比较重要的。我们除了协助案主做好司法所日常的监督管理外同时也要与家庭、学校等多联系了解近况,改善案主所处的生活情境。同时在面对这类有行为偏差的青少年还需要注意一点就是要了解他们的犯罪历史以及犯罪类型,例如暴力犯罪的青少年可能存在愤怒情绪控制障碍等问题,社工在进行个案的时候要注意有专业的敏感性,我们要区分自己在进行服务时候的角色,作为一个司法社工我们不同于司法所的行政手段监管,我们要注意激发其行为改变的动机,从内在改变外在。但是在本次个案中案主曾经透露出自杀的念头,社工如果当时没有处理好的话可能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处理自杀意念社工在进行个案中可能会遇到过,怎么有效的进行干预是必须要掌握的。

  七、作者简介:

余清文,女,25岁,目前就职于广州市北斗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增城司法矫正项目,毕业于广州医科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2014年毕业后一直从事社工行业,擅长社区矫正、长者等领域服务。

  八、服务感言: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愿每一位服务对象都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