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点亮希望 一路同行——社区矫正青少年的社会工作介入

2017-06-09 09:37


  一、案例背景:

  社矫对象,男,1998年出生,天生耳部残疾。家庭经济比较差,是低保户,父母离异,父母于其5岁时离婚,母亲随后改嫁,在其12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姑姐成为其监护人。在和姑姐同住的日子里,姑姐照顾得并不上心,社矫对象基本上处于一个无人管教的状态。

2015年5月因聚众斗殴被抓,在拘留所拘留了11个月,后被判处缓刑2.5年。阿飞是司法所的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对象,刚回到社区时,由于不遵守司法所的相关规定,被转介到海珠区青年地带社工站。

上小学的时候,社矫对象由于耳部残疾的原因,经常被学校里的同学歧视、取笑、排斥,每次社矫对象总是会用打架的方式对抗取笑他的同学,打架成为了常有的事情。社矫对象回忆时表示:“谁取笑我,我就打谁,打到他们怕我为止,不敢再说我的坏话。”刚上初中时,社矫对象依然没有摆脱被同学歧视、欺负的现象,为了不再被人欺负,看不起,社矫对象加入了学校里边的“小团伙”,成为了学校里边大家都害怕的一群人。

  二、问题呈现

 1、认知层面:社矫对象由于在成长的过程中有很多不愉快的经历,对人、对事存在比较多的非理性信念,并且思考问题比较负面。

 2、情绪状况:社矫对象对于自己耳部残疾很介意,随着经常因为耳部残疾而受歧视,尤其是在找工作面试的受挫方面,让社矫对象越来越没有自信,担忧自己的未来,因此,社矫对象每天都会为此感到很焦虑。

 3、行为表现:社矫对象对于社区矫正的相关规定心存不满,不配合司法所的管理,抗拒到司法所报道及参加社区服务。另外社矫对象曾多次尝试外出找兼职及工作,但是都因耳部残疾,形象的问题多次被用人单位拒绝,这让其备受打击,因此经常闷在家里,不与人主动交往。

 4、家庭环境:社矫对象与母亲的沟通交流较少,另外姑姐与母亲的关系很差。姑姐平日里对社矫对象不好,没有起到照顾的义务,并且有嫌弃社矫对象,疏忽照顾的现象。

 5、就业就学方面:由于犯事错过中考,无中考成绩,没有学校可报读。社矫对象曾求助教育局、居委会以及一些职中,均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但是社矫对象继续读书的意愿强烈,对于求助无望,社矫对象感到很迷茫。

 6、经济情况:家庭经济状况差,其低保金及残疾人补助金掌握在监护人姑姐手上,姑姐的不闻不问使得社矫对象的日常生活得不到保障。

  三、问题分析及介入的理论

  社矫对象聚众斗殴被判处缓刑的事件,事情起因可以从两个方面分析,分别为:

 (1)近因:社矫对象的朋友圈的不良影响起着很大的作用,社矫对象从初二开始与学校里的调皮份子来往密切,且经常和朋友一起参与打架,或出面帮别人打架。社矫对象表示自己当时就是典型的“靓仔”,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份,没有人敢欺负他们。因此在事情发生后,在身边的朋友的“支持”下,社矫对象和身边的朋友用自己惯用的方式,冲动之下用打架来解决。

(2)远因:社矫对象自小由于耳部残疾的原因,经常被别人歧视,社矫对象曾表示自己不想被别人看不起,也不想被人欺负,被人欺负的话一定要还手,不能吃哑巴亏,且这样的一个信念强烈。从小学开始,社矫对象因被同学歧视,经常与别人起冲突。为了不再被别人欺负,也促使社矫对象加入学校里的“小团体”寻求庇护。“小团体”成员对社矫对象的包容和接纳,让社矫对象感到很有亲切感,增加了社矫对象对“小团体”的认同感,因此社矫对象表示,当时就是打打杀杀,朋友去到哪,自己就会跟到哪里。

认知行为疗法,以社矫对象的行为作为分析起点,探讨社矫对象犯罪行为产生的外部条件、机制以及具体发展过程,以便指导服务对象调整或矫正其不良的行为方式,更好地适应外部环境。社矫对象存在打架、聚众斗殴等行为,认知上也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如面子大过天、对不良朋辈群体的过分认同等。假如他们的行为或者是认知得不到纠正,重犯的危机就会一直存在,且以后的人生还是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因此,认知行为治疗帮助社矫对象澄清问题原因与行为和后果的关联,尝试以新的认识方式去思考及以新的行为方式去应对,从根本上改变犯罪的思考和行为。

 个案的辅导以工作员与服务对象关系的建立为基础,而人本治疗模式并不注重工作者的具体辅导技巧,而以创造和谐、接纳和真诚的合作辅导关为中心。人本主义治疗认为,司法社工在辅导过程中不是治疗求助者的问题,而是关注求助者本身的发展。司法社工亦不应以专家身份自居,而需要协助求助者,帮助求助者开发其内在的资源,促进求助者逐渐成熟。司法社工需从服务对象的主观角度着手才能体会各种事件对于服务对象的意义,理解他们的各种内心感受的变化。关系导向的方式让司法社工与社区矫正青少年能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当他们愿意开始倾诉自己内心的想法,辅导便渐渐的往前进行。

 优势视角非以问题入手,而是采用新的角度,去评估他们的能力、潜能、目标、价值、希望和转变的可能。优势视角并非忽略服务对象遭受着的问题和伤害,而是相信他们在面对创伤和痛苦时,有能力和资源去积极面对。正如司法社工相信社矫对象能有自我疗愈的能力,当将他们的能力发掘出来,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积极的改变,并且对自己有着信心地前行,助人自助。

 因此,司法社工采用认知行为疗法、人本主义和优势视角三大手法为指导,跟进该个案,以人本主义与社矫对象建立起稳固信任的工作关系,以认知行为疗法调整其对于犯罪的非理性信念,改变不合理认知引起的偏差行为以降低其再犯罪风险,再以优势视觉帮助服务对象找到自己的强项,并培育起正向的特质,以引导恢复积极的成长。

  四、介入目标

 1、预防违法犯罪:通过与社矫对象进行犯罪回顾,与社矫对象一起探讨犯罪成本代价,协助社矫对象提升是非分别的能力,避免再次参与违纪违法的事情。

 2、满足生活需要:尝试通过链接相关学校方面的资源,协助社矫对象寻找到入学读职中的机会。

 3、学习/工作:与社矫对象一起探讨生涯规划,协助社矫对象寻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向。

 4、休闲娱乐:协助社矫对象学会安排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充实自己的生活安排,减低自己的无聊感。

 5、改善家庭关系:协助社矫对象与家人之间进行良好的沟通,促进彼此之间的融合感,增加家庭对于社矫对象的关爱。

 6、个人素质:通过辅导与社矫对象一起去探讨事情有多种可能性,协助社矫对象学会多角度的去思考问题,促进社矫对象能够拥有正向的思维模式。

 7、社区联系:鼓励社矫对象参与志愿服务,增加社矫对象与社区其他群体的联系,增加社矫对象的自我效能感。

  五、介入过程

 (一)第一阶段

 1、主要目标:收集资料,与社矫对象建立信任关系,完成个案评估及计划。

 个案的辅导以工作员与服务对象关系的建立为基础,人本治疗模式可以帮助司法社工创造和谐、接纳和真诚的合作辅导关系。对于社区矫正的青少年,在该阶段,他们不善于或不愿意透露心中所想,抑或是曾发生却无人倾听而让他们关闭了自己的内心,因此,若果无法与服务对象进行诚心的交流,辅导工作便难以进行。

 2、介入工作重点

 与社矫对象建立信任关系,让社矫对象感受到友好,体会到关爱,宣泄了不满情绪,并逐渐产生安全感和信任感,最后完成对个案的评估及计划。

 3、介入过程摘要

  (1)前期工作:收集资料

 在接到司法所的转介后,司法社工来到司法所收集社矫对象的基本资料,了解案件发生的起因、法院判决情况以及社矫对象回到社区后的表现情况。并通过司法所的联系与社矫对象预约第一次的见面。

  (2)初步接触:介绍服务,进行案件回顾

 第一次的面谈是在司法所进行,司法社工、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以及社矫对象一起进行多方面谈,司法所向社矫对象介绍司法社工的身份,司法社工则详细向社矫对象介绍司法社工、司法社工的服务以及社矫期间的跟进计划。与此同时,司法社工与社矫对象进行案件的回顾,了解案件的前因后果,促进社矫对象对案件的反思。

  (3)遇到阻抗:处理阻抗,建立关系

第一次面谈结束后,社矫对象一度抗拒见司法社工,多次约好面谈的时间,但社矫对象都没有出现,情况较为恶劣。司法社工耐心向社矫对象进行澄清,传递司法社工的同理,解释司法社工的工作并不是去给其添麻烦,而是期望先了解多一些情况以便能够更好的协助社矫对象度过社矫期,并同时澄清社区矫正的规定。

通过联系了解到社矫对象家庭经济状况,生活条件比较差,利用春节探访的机会,向其传递关心和问候,司法社工为服务对象申请到了春节慰问的福袋以及棉被。经过多次关心的接触,也让社矫对象改变了对司法社工的看法,司法社工并不是这么的讨厌,社矫对象也开始愿意回复司法社工信息。

了解到社矫对象因为没有错过中考,而且家庭贫困,求助过多个部门和组织都没有学校愿意接收。司法社工在春节前,为社矫对象争取到了团省委领导的探访,团省委的关心也让社矫对象继续升学的希望有了转机。与此同时,司法社工持续的关心,同理让社矫对象对司法社工有了信任,也开始愿意分享更多自己的心里话。

  (4)个案评估:社矫对象参与,共同制订服务计划

 司法社工与社矫对象进行多次面谈,了解社矫对象的需求。征得社矫对象的同意,司法社工通过电话联系到社矫对象的母亲,了解到社矫对象其实并不是其姑姐所宣称的是孤儿。从社矫对象母亲处了解到了社矫对象的家庭情况以及社矫对象被监护人姑姐疏忽照顾的情况。面对着复杂的家庭状况以及自己无书可读,找不到工作的情况,社矫对象很悲观,很绝望,对于日后自己该何去何从都不敢去想。司法社工同理社矫对象的遭遇,司法社工和社矫对象就其目前遇到的问题及困难,一起商量,寻求解决的办法。强化社矫对象自己才是问题解决的关键所在的信念。

 (二)第二阶段

 1、主要目标:实施服务计划

 2、介入工作重点:链接资源,协助社矫对象寻找继续读书的机会、协助社矫对象寻找人生的方向、丰富社矫对象的日常生活、增强社矫对象的自我效能感、增强社矫对象与社区的联系。

 3、介入过程摘要

  (1)处理负面情绪:点亮希望,重新出发

 出所之后,社矫对象整日无所事事,找工作被拒绝,读书杳无音信,这让社矫对象陷入无尽的痛苦当中。司法社工耐心聆听社矫对象的诉说,设身处地的站在社矫对象的角度理解其内心的痛苦,时刻跟随着他,支持社矫对象自己向前走。和其一起去细分每一个困难,一起商量如何应对不同的问题,让社矫对象改变的过程变得没有社矫对象自己想象的那么困难,与此同时,不断给予社矫对象赞赏与鼓励。针对社矫对象迷茫的状况,司法社工就社矫对象的人生规划与其进行辅导,协助社矫对象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通过链接团委的资源,帮助服务对象链接到了一所职中,学校提供免费入学的机会,并且让社矫对象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汽车维修专业。能够重新踏入校门,点亮了社矫对象的人生希望,社矫对象无比珍惜。与此同时,事情的转机也让社矫对象认为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的非理性信念得到了松动,也使得社矫对象更加愿意参与到个案的计划实施当中来。

  (2)充实日常生活:踏出心门让生活变得多彩

 该阶段司法社工除了日常的个案辅导之外,还同时结合小组、兴趣活动、志愿服务等方式,针对社矫对象的生活模式、个人素质、个案能力以及与社区的联系等方面开展工作。

 社矫对象由于耳部残疾的原因一度抗拒参加集体活动,司法社工耐心的引导,积极的鼓励社矫对象参加青年地带志愿者活动,陪同司法社工一起入校开展禁毒宣传活动,并在社矫对象每次参加活动之后及时的与社矫对象进行反馈,及时的了解及掌握社矫对象参加活动的感受,并在活动的过程中看到社矫对象认真负责、任劳任怨的优良品质,过程中司法社工不断发掘社矫对象身上的闪光点,及时给与赞赏与鼓励。

 社矫对象有了参加志愿服务的成功体验后,司法社工继续邀请社矫对象参加了项目开展的一个“公益由我创之社矫青少年志愿者培育计划”,在该计划中社矫对象参加了两期的“印度汉娜学习小组”,通过小组社矫对象学会了一门画印度汉娜的手艺,并多次协助司法社工到市集摆摊画汉娜开展公益筹款活动。社矫对象的不断进步,司法社工期望不断的发掘社矫对象的潜能,聘请社矫对象成为第二期“印度汉娜学习小组”的助教。过程中,社矫对象变得越来越自信,不再因为自己耳部残疾,形象的原因而不与人交往,而更加乐于与其他人接触与交流,自我效能感得到明显提升。

 为了更加丰富社矫对象的日常生活及人生经历,同时培养社矫对象在职场、人际沟通等方面的能力,司法社工邀请社矫对象参加了项目开展的“职业缤缤fun”青少年职业体验计划,并通过面试,录取社矫对象成为青年地带司法社工站的兼职站点助理。过程中,社矫对象除了有机会与不同行业的职场人士交流的同时,也去到了不同的单位进行参观交流,过程中丰富了社矫对象的视野。在从事青年地带兼职站点助理的岗位时,项目亦因应岗位的设置,为社矫对象提供了相关主题的培训,提升了社矫对象在司法社工站工作的能力。

 (三)第三阶段

 1、主要目标:改善社矫对象的家庭支持环境

 2、介入工作重点:联合司法所协助社矫对象处理家庭的纠纷、促进社矫对象与家人之间进行良好的沟通,促进彼此之间的融合感,增加家庭对于社矫对象的关爱。

 3、介入过程摘要

  (1)调解家庭矛盾:寻求家庭的支援

 在跟进社矫对象的过程中,司法社工了解到社矫对象的监护人姑姐从社矫对象父亲去世开始就一直掌管着社矫对象的低保金、残疾人补贴以及房租,但姑姐基本上不怎么给社矫对象生活费,社矫对象的日常生活费基本上是母亲寄回来的。社矫对象从看守所回到社区后,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改变,姑姐亦没有给社矫对象生活费,对于社矫对象的起居基本上不闻不问。社矫对象职中开学时,需要交纳书本以及住宿费,但姑姐仍然没有给社矫对象任何费用,社矫对象对于姑姐的无情感到无能为力,任由姑姐侵占着自己的权益。司法社工与社矫对象进行多次的面谈,协助社矫对象分析目前面临的困难,并协助社矫对象如实的向司法所反馈监护人的情况,寻求问题解决的办法。经过多番的努力,以及司法所的出面,2016年9月底,司法社工联合律师、司法所、姑姐以及社矫对象到司法所进行调解,为社矫对象从监护人处每个星期争取到300元的生活费。个案辅导的过程中,司法社工介入的重点是提升社矫对象的意识,鼓励社矫对象学会用法律的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教会社矫对象如何更好的求助他人,增强社矫对象问题解决的能力与信心。

  (2)危机介入:重建家庭支持网络

家庭调解之后,姑姐并没有很好的履行调解的协议,没有定期给社矫对象提供在校的生活费,导致生活得不到保障。2016年11月底,社矫对象因为耳部流脓,需要住院进行手术治疗。但母亲工资比较低,家庭经济情况很差,无法支付社矫对象的全部医疗费用,社矫对象寻求姑姐的帮助,但姑姐不想理会社矫对象,没有给社矫对象提供任何的帮助。鉴于病情的紧急,司法社工一方面安抚社矫对象以及社矫对象母亲紧张焦虑的心情,稳定情绪;一方面与社矫对象及母亲进行面谈,协助社矫对象家庭分析目前有什么人或资源可能为社矫对象提供帮助。

经过多番的努力及沟通,事情出现转机,居委会出面帮忙,帮助社矫对象重新领取到了自己的低保金以及残疾人补助金,同时帮助社矫对象从姑姐处重新拿到自己住房的管理权。司法所方面则出面联系社矫对象的姑姐,向其解释监护人要承担的责任及义务,并为社矫对象申请了临时的救助。社工站亦为社矫对象募集到了600元的医疗费。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协助社矫对象及其家庭顺利地解决了本次的危机事件。危机的介入过程中,增强了社矫对象家庭的支持网络,增强了社矫对象及其家庭应对困难的能力与信心,与此同时,促进了社矫对象与母亲关系的融洽,为社矫对象重新回到母亲身边打下基础。

  (3)重回母亲身边:增强家庭的支持环境,促进家庭关系的融洽

 由于社矫对象一直与姑姐同住,与母亲的接触较少,社矫对象一度由于对母亲比较陌生,以及与母亲相处时出现的不适应,使得社矫对象即使在遭受姑姐的疏忽照顾的情况下亦没有选择回到母亲的身边。透过危机事件的介入,司法社工有意识的增加社矫对象与母亲的直接沟通,促进彼此的相互了解。危机事件结束后,社矫对象也终于回到母亲身边,和母亲一起居住。回归家庭,也使得社矫对象的家庭支出环境得到了增强。后期司法社工介入的工作重点放在社矫对象回归家庭的适应方面,促进社矫对象家庭关系的融洽,促进家庭成员的互相了解及关爱。

  六、服务成效

 1、进行犯罪回顾,与社矫对象一起探讨犯罪成本代价,提升了社矫对象是非分别的能力。

 2、通过认知行为疗法的辅导,与社矫对象一起去探讨事情有多种可能性,协助社矫对象学会多角度的去思考问题,促进社矫对象能够拥有正向的思维模式,与此同时提升了社矫对象解决问题的能力。

 3、通过链接资源,协助社矫对象寻找到一所愿意接收社矫对象就读的职中,学校为社矫对象免去了学费,并让社矫对象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汽车维修专业。

 4、鼓励社矫对象参与志愿服务,经常参加司法社工站的活动,如禁毒宣传活动、印度汉娜小组、站点助理、吉他兴趣小组等,成为了青年地带的一名资深志愿者。提升了社矫对象的个人能力与态度,增加了社矫对象与社区其他群体的联系,增加了社矫对象的自我效能感。

 5、调解社矫对象与姑姐的矛盾,改善了社矫对象的生活条件,为其争取回了低保金、残疾人补助金以及住房的管理权,维护了社矫对象的权益。

 6、帮助社矫对象重新回到母亲的身边,得到更多家庭的关爱。

  七、专业反思

 1、在该个案的实践中,运用人本主义手法的实践告诉我自己,如果服务对象能够感受到司法社工是在真挚,诚恳地与自己谈话,而不是在掩饰自己和扮演治疗专家的角色,他们就会认为司法社工能够设身处地地理解自己内心隐秘的世界,即使自己说出一些“不可被他人接受”的观念或行为,也能得到司法社工的积极关注。一旦社矫对象认为司法社工是在真诚地帮助自己、关心自己和理解自己,其自身就会发生明显和持久性的改变。

 2、认知行为治疗引人注意的特征之一是其在治疗关系中的协作性、直接性和以行为为导向的方式。从认知-行为的角度来看,准确的共情要求司法社工具有将自己置于服务对象角度的能力,这样司法社工才能体会到社矫对象的感受和想法,对可能发生的误解、不合逻辑的推理或是适应不良的行为保持客观性,以便解决问题。

 3、如果司法社工给人的感觉是距离很远的、冷漠的、漠不关心的,那么想要得到好的治疗效果就会变得渺茫。司法社工和社矫对象之间有效的工作联盟是认知行为治疗中的必备条件。认知行为治疗中准确的共情的完整表述还应该包括积极寻找解决的途径。仅仅显示出敏感的关注是不够的。司法社工需要将这种关心转化为行动,这样才能帮助服务对象减少痛苦、解决生活问题。因此,司法社工将苏格拉底问答法和其他认知行为治疗法结合在一起,这种准确的共情能够激励理性的思维和健康的应对行为。

  八、督导评语

  司法社工融会贯通认知行为疗法知识,采用人本关怀的方式处理社矫对象的抗拒,链接社会资源打开关系,并且主动关注社矫对象有关于案件的感受和想法,结合社矫对象的人生发展历程分析社矫对象犯案的近因和远因,有针对性地制定介入目标和方案。在介入过程中,司法社工除了关注社矫对象个人的认知调整,还会鼓励和引导社矫对象一步步回归学校和社会,学习手艺和做志愿者,结交新的朋友,重建健康生活方式。难能可贵的是司法社工在整个过程中对社矫对象细致入微的关心,正是这种尊重和欣赏点亮了希望,促使社矫对象勇于面对自己的过去,也更有信心继续前行。

督导:叶梦竹  广州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九、作者简介

 檀杏盛,男,27岁,毕业于广西医科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目前就职于广州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有四年多的前线服务经验,擅长于边缘青少年群体服务以及戒毒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