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故事】杨某某不服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司法局《调查评估意见书》建议适用监禁刑提起行政诉讼

2017-06-19 09:12来源:社区矫正宣传网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wMTY0MDQ3Mg==&

当事人基本情况

原告杨某某,男,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常学伦,河南君洁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山东省莘县司法局。住所地:莘县伊园街135号。

法定代表人延铁堂,局长。

委托代理人郭进峰,莘县司法局副局长。一般代理。

原告诉称

山东省莘县司法局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了《调查评估意见书》。内容为”被告莘县司法局受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委托,对杨某某进行了调查评估,评估意见为:建议对杨某某适用监禁刑”。

杨某某称2011年12月3日,其在工厂因琐事与李某丙发生打斗,将其打成轻伤,与受害方就赔偿30000元的各项费用已达成和解,在刑事诉讼中受害方某出具谅解书表示对其谅解,法院已答应判缓刑,但经法院委托,司法局毫无根据的出示了对其调查评估意见:”被告人杨某某不适宜社区矫正,建议对被告人杨某某适用监禁刑”。其平时在家乡以及在工厂与邻里和工友和睦相处,从不无辜对别人发生争执,更没有与他人打过仗,只是这次与被害方言语过激,并且对方首先动手,其一时控制不住情绪才打伤了对方,这是极其偶然的,并且事后其非常后悔,积极赔偿了对方的损失,征求了对方的谅解,依照法律应被判处缓刑。但司法局对其的调查评估意见被法院采纳后,却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是司法局的具体行政行为使其失去了6个月的人身自由,使其精神上受到极大伤害。请求法院判令撤销莘县司法局2014年做出的对其的调查评估意见,并向其赔礼道歉;判令被告赔偿误工损失21453.09元,精神损失60000元,共计81453.09元。


司法局辩称


其履行此项职能的法律依据即《社会矫正实施办法》属于刑事司法解释的范畴,由此可以确定其行为性质属于刑事诉讼活动范畴。

其行为是刑事诉讼活动中的法定受委托行为。依据《社会矫正实施办法》第四条之规定,收到黄岛区人民法院委托调查函后依法进行了调查,并向黄岛区人民法院送达了调查评估,其行为是根据《社会矫正实施办法》第四条规定及黄岛区人民法院的委托做出的行为,是黄岛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环节的延展,是为黄岛区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补充,是法定的受委托刑事诉讼行为。

其所出的调查评估是建议,只是作为委托机关黄岛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的参考依据。

综上所述,司法局的行为不是行政行为,而是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项法定受委托行为,且所出的调查评估也只是委托机关的一项刑事判决量刑的参考,所以其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请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裁定驳回起诉。



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一条规定:”为依法规范实施社会矫正,将社区矫正人员改造成为守法公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结合社区矫正工作实际,制定本办法”;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监狱对拟适用社区矫正的被告人、罪犯,需要调查其对所住社区影响的,可以委托县级司法行政机关进行调查评估。受委托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根据委托机关的要求,对被告人或者罪犯的居所情况、家庭和社会关系、一贯表现、犯罪行为的后果和影响、居住地村(居)民委员会和被害人意见、拟禁止的事项等机型调查了解,形成评估意见,及时提交委托机关”。故《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的制定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依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实施的社会调查活动属于刑事诉讼活动范畴。

《山东省适用非监禁刑判前社会调查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社会调查是指司法行政机关接受人民法院的委托,对可能适用非监禁刑的被告人的基本情况、一贯表现、社会关系和社会评价等能够反映其人身危险性的各种情况进行调查,提出被告人是否适用非监禁刑的建议,为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提供参考依据的活动”。故原告所诉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受案范围,应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杨某某的起诉。


杨某某不服,提出上诉……

上诉理由

一、司法局作出的“评估行为”属于行政受案范围。司法局是国家行政机关,而且其执行的是《山东省适用非监禁刑判前社会调查暂行办法》属于地方法规,该行为完全符合行政执法的性质特征。

二、被诉行政行为不合法。莘县司法局在一审中接到诉状后15日内未依照《行政诉讼法》第67条的规定,向受诉法院提交证据材料,直至开庭时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行为的客观、公正。

三、其所诉赔偿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由于司法局的错误“评估”导致其失去人身自由183天,其依据农林牧副渔业标准主张自己的经济损失,于法有据。造成精神上的损害也是无法估量的,主张60000元合情合理。综上,一审判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支持上诉请求。


司法局答辩

一是所谓“评估行为”属于行政受案范围的理由不成立。司法局属于行政机关,但是不能以此认定司法局的受托调查行为属于行政行为。行为的性质由赋予实施行为权力的法律依据的性质决定。《山东省适用非监禁刑判前社会调查暂行办法》是由山东省公、检、法、司四部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的有关社区矫正规定而共同制定,不是山东省人大制定,不属于地方法规,当然也不属于行政执法的范畴。

二是所谓被诉行政行为不合法的理由也不能成立。司法局的受托调查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案件受案范围的事实并不以司法局在一审中接到诉状15日内是否向人民法院提交材料而改变。司法局虽然按照有关调查保密规定未将有关调查材料提交法庭质证,但是司法局依据法律规定接受黄岛区人民法院的委托所实施的调查行为是依法、客观、公正的。

综上,司法局调查行为不是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审裁定驳回起诉完全正确。


二审法院认为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的《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一条规定:“为依法规范实施社会矫正,将社区矫正人员改造成为守法公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结合社区矫正工作实际,制定本办法。”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监狱对拟适用社区矫正的被告人、罪犯,需要调查其对所住社区影响的,可以委托县级司法行政机关进行调查评估。受委托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根据委托机关的要求,对被告人或者罪犯的居所情况、家庭和社会关系、一贯表现、犯罪行为的后果和影响、居住地村(居)民委员会和被害人意见、拟禁止的事项等进行调查了解,形成评估意见,及时提交委托机关。”《山东省适用非监禁刑判前社会调查暂行办法》第二条规定:“社会调查是指司法行政机关接受人民法院的委托,对可能适用非监禁刑的被告人的基本情况、一贯表现、社会关系和社会评价等能够反映其人身危险性的各种情况进行调查,提出被告人是否适用非监禁刑的建议,为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提供参考依据的活动。”由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山东省莘县司法局作出社区矫正调查评估意见书的行为,是受法院委托实施的一种刑事诉讼活动,不是行政行为。故上诉人杨某某所诉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受案范围,应裁定驳回其起诉。

   综上,山东省莘县司法局所实施的调查评估行为不是行政行为,杨某某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驳回起诉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